karrigan:在FaZe曾有人當場質疑我的指揮

2020-11-19 10:41:38文章來源:遊久論壇

{{userName}}lv{{userLevel}}

評論

評論

收藏

收藏
關注遊久電競
關注遊久網

  近日,大嘴Thorin邀請了前FaZe Clan的指揮karrigan來到他的頻道,在節目中karrigan針對不同的指揮風格,在FaZe Clan的職業生涯等問題做了解答,以下是採訪第一部分:

  Q:首先來聊一下指揮風格的問題,在你為FaZe Clan擔任指揮的時候,你的指揮風格偏向於鬆垮/散漫,意味着你給了很多選手自由的空間,但是在TSM,甚至現在的mousesports,卻並不是這樣的,你能解釋下這其中的原因嗎?

  我覺得風格的轉換主要還是要看這個陣容的牌面,核心就是人,我想在職業選手這個高度上,在技術這個環節上我沒有什麼可以教他們的,能進入職業隊的沒兩把刷子肯定是不行的。所以指揮的核心和奧義就是如何把這些人用活。

  當時的Niko,olof,GuardiaN還有rain組成的那支FaZe Clan,在我看來最重要的環節就是在互換人頭之後進入3v3的殘局,因為按照FaZe Clan的人員配置,無論是是槍法,意識,經驗,這批人都有足夠的理由在這種局面下拿下分數,而且最重要的是,這些選手之間不需要太多的交流,所以在外人看來,這支FaZe Clan的作戰風格看起來有一些散漫。 但是在mousesports就完全不一樣了,因為mousesports的選手相對年輕,經驗尚且不足,大多數時候仍舊需要我去告訴他們幹什麼。這種現象在我當初剛去Astralis的時候也發生過,那些選手那時候也很青澀,對自己不自信,但是他們對遊戲的理解都是頂級的。

  Q:曾經你距離Major冠軍只有一步之遙,你認為如果當時FaZe最後拿到了波士頓Major的冠軍,你在FaZe Clan的結局可能會不一樣嗎?

  我想這個問題我説過很多次了,我覺得問題的根源不在於Major決賽輸給C9,而是接下來的IEM卡托維茨,那場比賽fnatic的flusha暴走,我們以同樣的方式輸掉了決賽,當一種情況發生兩次以後,不信任的種子就已經埋下了。

  在那段時間前後,FaZe Clan取得了非常驕人的成績,我們在諸多比賽中連續進入決賽,最少也是四強,包括後來的ESL One貝羅奧裏藏特,科隆的四強等等,而且這是在olof缺陣,臨時招入救火隊員時候發生的。最重要的是,由於新來的救火隊員打不了olof的位置,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我親自頂上,因此我的數據也並不好看。

 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我和其他四名選手的相處問題,因為RobbaN當時因為家庭的原因,並沒有承擔太多教練的職責,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我在操心教練的職責,而剩下的四名選手都是大牌選手,所以一來二去不免會有些不開心,隊伍也因此產生了裂痕。

  Q:是的,就像你説的,在FaZe Clan你周圍都是大牌選手,不可能讓所有人開心,所以作為一支隊伍的指揮,做出犧牲和妥協都是不可避免的……

  的確如此,很長一段時間裏我的作用就像現在Virtus.pro的sanji,開局給隊中的幾位大佬發AK,自己用沙鷹微衝加上投擲物,因為當時的想法很簡單,就想着團隊利益至上,把自己當成工具人看待。

  但是後來在Envy以及在mousesports,我的想法也發生了改變,我意識到自己也是團隊的一員,我也需要能夠發揮自己能力的空間,其實我的槍法,殘局意識也都不賴。

  Q:你認為注重自己的發揮會影響你的指揮嗎?

  我覺得多少會有一些影響,但是隨着我更注重自己的個人發揮,我也能為隊伍打開缺口,拿到首殺,這樣比依賴隊友拿信息,然後自己再進行分析發號施令更加直接有效,同時也能給我的指揮提供更多的信心。

  Q:就像你説的,考慮到FaZe Clan在帶着救火隊員的情況下都能拿下2018 ESL One貝羅奧裏藏特,進入2018 ESL One 科隆四強,然而olofmeister在FACEIT Major開始之前火線迴歸,很多人都自然而然的對FaZe在當屆Major的要求提高到了奪冠上……

  是的,那只是局外人的猜測,但是當時隊伍的精神面貌並不在最好的狀態,大家過分高估了對於比賽成績的期待而忽視了隊伍自身存在的問題,因為olof的回顧並不能解決實際問題。而且因為olof剛回歸,在Major開始之前我們在一起合練的時間也非常有限,所以Major是在一片混亂中開打的。

  在Major期間,RobbaN的孩子出生了,他不得不緊急趕回家。我還記得在和NaVi的一場比賽中,我的隊友還對我發出的指令產生質疑,要知道這樣的事情在現在的mousesports絕對不可能發生,如果我發出了指令,隊伍會無條件服從並執行,沒有人會產生絲毫的質疑。比賽結束之後,我和我的隊友解釋了當時我的想法,並告訴他們如果你們不願意聽我指揮,我可以不指揮。(譯者注:FACEIT Major期間,karrigan的指揮權最終被NiKo取代,並由後者完成了剩下比賽的指揮。)